•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百零一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治世小商人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    钱敬语气不善的问道:“这药方刚刚都已经验证过了,确实是卢清涯所写,这有什么问题?”

    林默笑道:“这药方若是有人临摹卢大夫的笔记所写,也不是不可能。”随后看着众人诧异的目光,林默笑道:“不如我们来做个小实验,测试一番如何?”

    “实验?”钱敬一听有些疑惑,林默解释道:“我们在这围观众人中挑出几位,来看看是不是能够临摹出卢大夫的字迹。”

    方晗一听脸上露出了笑意,向林默拱了拱手道:“好一个林默,你确实是才智过人,我自以为聪明,结果在你那仿佛是儿戏般,佩服佩服,与你为敌,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事。”

    一旁的何仁这才反应过来林默为何昨日拿到药方后会说这余生请多指教事有古怪,原来古怪的地方在这儿。

    林默拿出昨日方晗给的药方道:“你给的这几张药方虽然是卢大夫开的一些普通的药方,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药方中竟然能找到给顾成开的药方中的所有药材,好似就是想让我们好好对照着看看这每味药材的笔迹,证明这顾成的药方就是卢大夫所写,你这未免有些太古道热肠了吧。”说着眼中带着些戏谑。

    林默笑道:“昨日我去你那,你虽然言辞恳切要替卢大夫求情又要去赔偿死者,但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在承认卢大夫确实开错了方子,是在承认罪名,要是你真的为你师父着想,更应该为他伸冤,你的表现仿佛是巴不得他被定罪。再有就是你给的其他的药方”

    方晗此时脸色惨白,众人被林默的话给点醒了,纷纷看向方晗,卢清涯指着方晗用这难以置信的语气道:“方晗,真的是你?”方晗没理会,而是问林默:“你为何咬定是我所为?”

    林默微微一笑,随后道:“既然不是在食为天开的,但这方子上写着顾成的名字又是卢大夫的笔迹,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这方子是有人模仿卢大夫的笔迹写的,用来陷害卢大夫,而方晗你又口口声声说这方子除了你没人看过余生请多指教,也只有你有这个机会来掉包,联想到之前你的笔迹与卢大夫的差别如此大,看来是你故意为之啊。”

    钱敬看了这药方,叹了口气,他现在大概猜到这是怎么回事了,有人设计陷害卢清涯,邓和光知道这事,并让自己帮忙,但如今这证据都在眼前,不容钱敬说假话,毕竟这围观的人众多,自己若是说了假话,一人一句,一传十十传百,恐怕自己这官运也就到头了。钱敬道:“不必了,这方子确实有问题,应该不是在食为天开的。”

    不信,可以再寻找其他的方子,看看是不是有酒味。”

    林默摇头道:“大人,我这还特意从那日卢大夫给别人开的药方中拿了两副,确实有酒味。”说着向何仁示意,何仁立刻从怀中掏出两副药方递给钱敬,钱敬一闻确实有酒味。林默接着道:“大人若是还

    林默看着钱敬的表现便道:“这卢清涯开的这两张方子既然是在食为天开的,但却没有丝毫酒味,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这方子压根就不是在食为天的酒楼开的,这方子既然卢大夫昨日在食为天开给顾成的,必然会有酒味,为何现在却没有?”钱敬一听道:“或许是这是件过的久了,酒味散了。”

    林默微微一笑道:“大人再闻闻这卢大夫昨日开的方子,看看能闻出酒味来吗?”钱敬拿起方子闻了闻,却丝毫闻不出酒味来,只得摇了摇头。

    林默直接拿出那张自己在食为天写的方子道:“这方子是我在食为天的桌子上写的,大人闻闻看,是不是能闻出什么来。”说着递给了余生请多指教钱敬,钱敬将信将疑的放在鼻尖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酒气进入自己的鼻尖,他惊异的道:“这纸上有股酒味。”

    林默道:“其实很简单,还是那句,聪明反被聪明误,昨日这卢大夫是在酒楼开的药方,这纸放在酒楼的桌上,然后写下这方子,大人知道,这食为天每日门庭若市的,这桌子上自然是常放着酒菜,自然浸入了不少酒菜的气味怎么洗也洗不掉。”众人被林默这话弄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云。

    林默立刻道:“钱大人,我有证据,这证据以及摆在大人案前了。”钱敬一看自己的案前只有那药方,钱敬怒道:“这药方是指证卢清涯的,怎么又变成了你的证据了?”

    钱敬虽然不明白当前的情况,但既然邓和光交代了要把案子定罪,就不能让林默破坏了,于是钱敬道:“林默你这有些强词夺理之嫌,若是没证据,本官现在就得宣判了。”

    方晗强装镇定道:“这每个人的字迹本就不同,我与师父的字迹不同也很正常,林默你这理由实属牵强。”

    林默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在卢清涯家时就是睡在方晗的床上,当时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盒子,里面是各种药方,都是卢清涯开的,这方晗如此认真钻研卢清涯的方子,为何写出来的字差别如此巨大,有种刻意为之的感觉。众人纷纷看向方晗,卢清涯此时看着方晗眼中也带着怀疑的目光。

    林默微微一笑道:“方晗,你确实聪明,不过有时聪明反被聪明误。”说着拿起那刚刚让人临摹卢清涯的方子写的方子,然后道:“刚刚虽然让大家临摹卢大夫的笔迹,虽然你们写的都大相径庭,与卢大夫的笔迹差别很大,但总的来说还能找出些相似的地方,但唯独方晗你写的差别最大,甚至有些刻意,你跟这卢大夫多年,卢大夫开的方子你都看过,甚至你自己还藏着些卢大夫开的方子,如此耳濡目染下,你写的确差别最大,这是不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的方子抓药。”

    方晗立刻道:“这药方,确实是我拿了,我看了药方然后抓药,都是按方子的药材和用量抓的,我怎么可能按照师父

    林默语气一变,眼神中带着些冷漠,方晗此时眼中带着惊慌,但随即镇定下来,直接道:“林默你胡说什么,我就是拿着方子抓药,怎么可能掉包这药方,再说我掉包这药方对我有什么好处?”林默一听直接问道:“那你确定这药方顾成拿来后只有你一人接手,没有其他人拿过?”

    林默看了看方晗道:“这方子从卢大夫写好,到顾成拿去抓药,经过了卢大夫和顾成的手自然不会有机会掉包,而唯一有机会掉包的只有那药方抓药的人,我说的对吧,方晗。”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觉得林默说的确实是那么回事,而堂下的方晗低着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钱敬道:“这都是你的猜想,可有真凭实据?”林余生请多指教默道:“大人别急等我接着说下去。”

    见众人诧异不已,林默接着道:“这药方中最关键的是那苦杏仁,这临摹的人很聪明,他知道这要是将这味药材添到最后,那便是十分显眼,毕竟这样很让人怀疑这药是不是最后自己添上去的,而且这要是在原方子上添加这墨汁颜色,深浅都会存在些差异,所以他自己重新写了方子,并且将这苦杏仁放在中间,这样别人都会认为这方子中苦杏仁本就有,不存在后来添加的可能,且都是用一样的笔墨写的,字与字间自然不会有差异。”

    林默摇了摇头道:“在下不敢,这些临摹的方子就是这证明卢大夫清白的证据。”接着林默便将这心中的猜想说了出来:“这昨日卢大夫给顾成开了方子,顾成拿着方子去抓药,这药方却被人做了手脚,抓错了药这才导致顾成猝死。”

    钱敬道:“林默,这字迹差别甚大,可见这方子不是被人临摹卢清涯字迹写出来的。”林默点了点头道:“这字迹相差巨大,我也预想到了。”钱敬被林默的话弄糊涂了,随后冷声道:“既然你知道你还让人临摹,这是在消遣本官吗?”

    钱敬也将这些临摹的拿去看了看随后有的字有些相似,但还是差别巨大,一眼就认出不同来。

    钱敬不知道林默为何要这么做,本想拒绝,但一想到林默若是查不出来,这样岂不是更丢人,便同意了。林默让衙役准备了十张纸然后请十个人来临摹卢清涯的笔记,方晗和何仁也被林默叫来一起临摹。等都写完了林默一一看了一遍脸上露出了笑意。

    方晗的话实际上已经承认了,林默说的是真的,这一切都是自己设的计谋。卢清涯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与自己最亲近的徒弟竟然会如此坑害自己,他用一种近乎无力的嘶吼,指着方晗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晗眼中露出坚毅的目光,随后道:“师父,你总是说我火候不够,不愿让我给人开方,我在你那这么久了却还是个只能晒药抓药,给你端茶递水的学童,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若你不出事,我何时能出师。”

    本书在网连载中,请诸位多多支持,收藏留言捧场投票订阅,拜托了诸位。网址/book/
开心小说网(啃书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www.nimengsi.cn 。Com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治世小商人》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治世小商人的人也喜欢看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