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王国与国家


小说:黑暗战传  作者:潇风雨
  “张义,你可曾想过,你我百年之后,若神庙屹立不倒,你我子孙的命运将会是如何?他们是否如你我般有足够能力驾驭神庙?”这个问题,叶孤城想了无数次。
  “张义知统帅之志,然,神庙不可妄动,还请统帅以王国为重!”张义知道叶孤城不喜这番话,却不得不坚守本职。
  罢了!
  叶孤城暗叹一声,他知道想要彻底扳倒神庙并不容易,只是想不到经历了这么多事,王国在神庙鼓动下几乎覆灭,而他的臣子,最为倚重的助手,依然不愿正面与神庙为敌!
  张义并没有忘记留下来的目的,即便此时时机不对,可是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当即,沉声道:“统帅,臣有事启奏。”
  “关于赦免朝臣武将之事,你无需多言,此事,本帅心意已决。”叶孤城知道张义想要说什么。
  “统帅。”张义一咬牙,重重伏跪道:“统帅执意降罪主将,必定引发军中军心动荡,人人自危,再者,王国刚刚经历了动荡,百废待兴,民心不稳,很多地方离不开朝臣们打点,还请统帅以王国为重,切莫意气用事。”
  “意气用事?”叶孤城的脸色一沉,冷冷道:“右相以为本帅是意气用事?”
  张义自知口误,又摄于叶孤城的威严,一时之间不敢吭声。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王国律法,从来就不是摆设。”叶孤城叹了口气,缓缓扶起张义,继续道:“张义,我知你一心为国,可希望你想明白,看透彻,为何,我执意要降罪这些文臣武将。”
  “臣愚钝,请统帅指点。”
  “不知张义可听过一句话,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张义一愣,如实道:“臣不曾耳闻,请统帅明示。”
  “张义,我再问你,可知什么是国家?”
  张义想了想,肃然道:“国家,应该指的是王国。”
  “不!”叶孤城淡然道:“王国,乃王之国度,而国家,君、臣、民,共同的家园。”
  张义再度一愣,这有何区别?
  “国家国家,无国何为家?无家何来国?”叶孤城不由想起万民泣跪的情景,感叹道:“张义,华夏国不是西域国,我们要给子民们一个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所,让他们吃饱穿暖永世免受战乱之苦。”
  “我知道这很难,乱世之中,人命如同草芥,而出身贫穷的平民百姓更加一文不值,这点,相信张义你比谁都清楚!”
  不可否认,叶孤城这番话确实戳中张义的内心,他家世不好,自幼穷苦,因此,他比任何人都用心,他没有进过学院,他的家庭不允许,况且,学院也不收贱民出身的子弟,所以,他只能通过隔墙偷听自学,为了能够识得更多得字,如获至宝般拾捡着别人丢弃的残破书本,苍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凭着一身才能攀上人生的巅峰,可即便如此,朝堂上,出身高贵的官员依旧在背地里鄙视他,不屑与他为伍。
  “我想改变这一切,我不想要王国,我只想要一个国家,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以法制天下,即便是君王,触犯国法也要受惩。”叶孤城比任何都明白,一个法制社会的重要性,至少,他曾经就有幸在那样一个国家生存过。
  这番话,惊世骇俗,为这个时代所不容!
  张义纵使习惯了叶孤城格格不入的行事作风,可也被眼前这番话彻底惊呆了。
  “我知道这很难!也不敢奢望王国能够实现法制!”叶孤城深深看着张义,旋即,肃然道:“但,王国却可以成为一个国家,而国家的精髓在民不在臣,在兵不在将。”
  张义眉头一皱,叶孤城言下之意,文臣武将不如平民重要,这点,他万万不能苟同,行礼道:“统帅,一个王国是否长盛不衰,在于将相同心,君王治国有道。”
  “不错!所以本帅欣慰,至少王国还有右相、轩辕雪、轩辕剑洪等人同心同德护卫。”叶孤城说到这里,话锋又是一转,肃然道:“可是,右相,你可曾想过,我们的华夏大军从何而来?他们又为何舍生忘死护卫着王国?”
  张义默然。
  “你们常常将民心挂在嘴边,可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民心?文官高官厚禄,武将加官进爵吗?不是,这不是民心,这是权力!民心,来自民,我们华夏最底层的平民百姓,将士们守护的究竟是什么?我们吗?不!他们守护的是他们的家园,一个可以让他们亲人高枕无忧免受战乱之苦的国度。”
  “西域国为何覆灭的如此之快?真是因为神庙的干涉吗?不!真正令他们覆灭的是忽略了民心,如果西域国善待平民百姓,举国上下必然散发着浩然正气,军民同心,人人为守护家园奋勇作战,我们又如何能够以区区十余万兵马攻陷整个西域国?”
  这一刻,张义必须承认,叶孤城的远见以及智慧远远超越了他!
  “在回归王都的路上,我见到了伤民扰民的士兵!但更多的是维护秩序驱除暴徒的将士!在那一刻,他们守护的就是国家,他们信任的王国和爱护的家园。”
  张义顿然悔悟,行跪拜之礼道:“统帅,臣知错了!臣,惭愧!”
  “张义,我们的国家已经改变了!将士们懂国法,更认可国法!否则,举国数百万将士,为何参与暴乱的只有区区十余万”叶孤城的声音愈发高昂,继续沉声道:“所以,我断定,严惩触犯律法的文臣武将只会更得军心民心,王国也需要给所有不愿安分守己的人敲响警钟。”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张义若是还不懂叶孤城之心志,也不配为相。
  只见张义恭敬行礼道:“统帅英明,王国之幸!臣这就着手去办,但凡涉事将领官员,皆按律严惩。”
  不知为何,事到临头,叶孤城反而犹豫了,若真按他定下的律法,毫无疑问,大多数要遭受灭族诛连之罪,而他经历了起死回生的奇妙之旅,深深的感受到家庭与亲情对于每个人的重要性!
  杀一人,毁的是一个家庭,更别提要毁的是无数个无辜遭受牵连的家庭!
  眼见张义告退而去,心中一软,沉声道:“张义且慢。”
  张义微愣,行礼道:“统帅还有何事”
  “惩处之事不急,眼下还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办!”
  “请统帅示下。”
  “我需要你替我去一趟天牢。”
  王都,一天内遭遇了三次剧变!
  兵围王都、叶孤城回归以及如今的官员抄家诛连。
  罕见的是,民众虽然有些恐慌,但更多的是拍手叫好。
  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中布满了华夏士兵,无一例外,犯事官员的家眷被押解而出,家眷中,有孩童,有老人,有哭闹,有麻木。
  黄埔华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想不到来的这么快!看着民众一张张厌恶的面孔,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阁楼上,青年面色如常盯着一队队押解家眷的士兵,缓缓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少爷,叶孤城安然无恙,神庙想必不敢再有所为,我们是否阻止行军”随从的声音压的很低。
  “不!计划依旧,反正死的都是西域人!”青年若无其事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可如果神庙退缩,怕无法成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神庙,早已无路可退!”青年将茶杯轻轻放在餐桌上,缓缓起身。
  随从不再多语,紧随其后。
  天牢,这座令狱卒出尽风头的圣地,如今,已成为他们如坐针毡的存在。
  大牢里关押的人物,每一位打个喷嚏都足以让他们心颤不已,他们不敢得罪,更不敢怠慢。
  诛杀朝中大臣并不是没有过,可一次性杀十多名重臣压根不可能,他们不是神仙,无法判断谁被砍头谁被赦免,因此,只能一视同仁小心翼翼伺候,不仅将每一间关押朝臣的牢房打扫的一尘不染,甚至茶具桌具坐垫应有尽有供应着。
  张义的到来,更加肯定了狱卒的猜测,统帅只是气头上而已!
  轩辕雪自是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此刻,她正怒气冲冲的训斥着轩辕剑洪。
  而轩辕剑洪则乖乖挨训,丝毫没有在大殿上的雄风。
  张义目睹这一幕,意味深长一笑,推着牢门步入。
  “右相”轩辕雪见张义也出现,心中一惊。“你怎么也被统帅关进来了?”
  这话说的,张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只见张义轻咳一声,令狱卒退下,旋即,苦笑道:“轩辕将军,你就不能说一句吉利的话吗?”
  “你没有惹怒统帅被关押起来?”轩辕雪不由狐疑的上下打量一番。
  “没有!”张义没好气回应道。
  “那你来干嘛?”轩辕雪更加不解,牢房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
  张义瞬间无语。
  还是轩辕剑洪懂得一些人情世故,连忙请张义坐下说话。
  张义这才满意的夸道:“还是剑洪将军懂事,没事多教教雪将军。”
  轩辕雪直接回了个白眼。
  “好了!言归正传。”张义神情一肃,缓缓道:“其实,我此次是代替统帅而来。”
  统帅
  轩辕雪和轩辕剑洪顿时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