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阻碍


小说:大道清理计划  作者:醉剑聆风
  摄摩腾身死,佛门力量大减,金刚法阵瓦解,道门众修围攻上去,数十名佛门弟子再次陷入困境之中。
  此时的佛图澄正与张盛打得难分高低,他眉头紧皱,瞥了一眼远处佛门弟子的形式,心头微微一沉。
  忽然佛图澄心头一跳,他身形倏动,躲过了张盛打来的那道符。
  但躲过了符,却躲不过变化。
  只见那打空的符在佛图澄身后一转,随后迅速爆开一团烈焰。
  佛图澄猛然转身,只见一只巨大的应龙从烈焰中飞出。
  应龙一声长啸,随后展动双翅,朝着佛图澄扑来。
  佛图澄手掐法诀,随后扬臂一震,霎时间只见一座佛龛飞出。
  那佛龛飞至半空,迅速变大,然后佛龛中陡然放出一道金光落在应龙身上。
  那应龙一声长啸,随后扑动着翅膀,但身体却被那金光罩住,随后摄入佛龛之中。
  掌声见状,立刻念动咒诀,剑指一引。
  只听轰然一声,那佛龛被一只龙爪抓碎,其后应龙脱离佛龛飞出,双翅一震便飞到佛图澄头顶。
  佛图澄浑身金光大放,但应龙一抓拍出,直直打在佛图澄身上。
  只见佛图澄周身金光一震,随后整个人被打下半空,如一道流星一般带着金光撞在了霸陵山中。
  霸陵大山一震巨响,佛图澄的身体硬生生撞断了一座山峰。
  山峰倒塌,掀起浓浓的尘烟,遮盖了半边天空。
  张盛放出神识,察觉到霸陵山中的佛图澄气机依旧宏大,就知道他没有受多重的伤。
  他立刻驭使应龙去帮助其他道门修士,然后自己飞落下去,亲自追杀佛图澄。
  应龙得到张盛敕令,双翅一震立刻飞向了四周。
  随后只见应龙震动双翅,凡是使用玄门正法的道门修士毫无影响,而那些使用佛门法术的修士则立刻被应龙双翅刮出的罡风吹得东倒西歪。
  此罡风厉害非常,那些佛门修士纵然金身加持,在罡风之中也难以立足。
  甚至一些法力稍弱的佛门修士,当即便被罡风刮得肉身撕裂,只剩魂魄发动地藏秘法转世去了。
  应龙双翅扇动罡风,其后张口一吐,炽盛的火光顷刻充斥着这一片虚空。
  被罡风笼罩的佛门修士此时全部被困在火海之中,任凭他们肉身如何坚固,此时也招架不住了。
  “阿弥陀佛。”一名被罡风刮得浑身伤痕的佛门弟子知道在劫难逃,便盘坐下来口中颂念佛经。
  内有罡风毒火,外有上百名道门修士围攻,这些佛门弟子纵然个个是英秀之才,也无计可施了。
  于是纷纷在罡风毒火之内盘坐下来,一齐默诵佛经。
  在那熊熊火焰之中,不见惨叫,不见悲哀,只是传出一阵阵念经的声音。
  其后,众多佛门修士齐声唱道:“涅出世,为大自在。不生不灭,一切圆融。”
  声音落下,数十名佛门修士就在毒火中化为灰烬,只有魂魄飞出,转世去了。
  道门修士看着那些佛门修士的魂魄离去,而没有任何阻拦。
  斗法胜负已分,又不是生死仇敌,不过是信仰不同,何必赶尽杀绝,让人灰飞烟灭呢?
  而且修炼之人极重因果,今天你让别人魂飞魄散,他日别人也会让你魂飞魄散。
  这是佛门说的因果,也是道门说的‘杀人者,人杀之’的意思。
  关中法力高深的佛门修士此时已经基本全灭,只剩下佛图澄一人。
  但是当易飞玄等人准备去帮助张盛之时,却猛然发现下方长安城内一道恐怖的气机冲霄而起,瞬间打在张盛的身上。
  张盛吐出一口鲜血,转身飞离了长安城。
  “天师!”
  “张执事!”
  易飞玄等人立刻上前,问道:“下方是何人气机,如此恐怖?”
  张盛擦掉了嘴边血迹,说道:“是大秦皇帝苻坚,那佛图澄躲进了皇宫内,那苻坚有帝王气运在身,我一靠近就将我震了出来。”
  “哼!”骊山宫云鹤道长寒着脸冷哼一声,目光看着长安城道:“焚烧骊山道宫,庇护佛门弟子,迟早让他大秦亡国失地。”
  ...
  左慈等一百多名道门修士到了河西走廊,立刻分散四处。
  河西走廊所有寺庙之中,凡是修为在练津化以上的佛门弟子,全部斩杀,只放魂魄转世,毫不留情。
  尤其是左慈,不仅将练津化的佛门弟子斩杀,凡是发现有慧根灵台的佛门入道弟子,也全不放过。
  这样一来,整个河西走廊的佛门修行界顿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正如上面所说,河西走廊现在仅有佛门修行界,因为河西走廊的道门弟子要么提前逃回中原隐匿,要么就被佛门清除了。
  甚至大部分道门弟子,为避灾祸,脱掉了道袍,穿上了儒衫躲进了儒士的学馆书院中,从此变成了儒家学子。
  道门修士顷刻间就把中原布局搅得大乱,甚至要功亏一篑,已经在西域布道千万的佛门真仙坐不住了。
  只见数道金光从西域飞来,瞬间化作万道佛光罩住河西走廊的数百座寺庙。
  道门修士只要靠近这些被佛光罩住的寺庙,立刻就会被上面打出的金光击杀。
  左慈万分凶险地躲过了眼前一道朝他打来的金光,而身边已经有七八个同道被金光打杀,魂魄离体转世去了。
  左慈目光一凝,瞬间看向了西域方向,他知道,是那些佛门真仙出手了。
  就在此时,河西走廊的天空一阵变化。
  随后千道仙光降下,瞬间破解了那些护住寺庙的佛光。
  左慈等人即刻汇聚于一处,只听左慈说道:“诸位道友,我方真仙已经出手了,我等再无后顾之忧,应立刻将河西走廊的佛门修士清除。”
  “好!”原本一百多名道门修士,此时仅剩七八十人,有三四十人都在那佛光之下身死道消了。
  说完之后,众人再次飞向河西走廊各处,开始清除那些身怀修为的佛门弟子。
  此刻驻守西域传道的金光揭谛、银头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四人朝河西走廊飞去,但刚刚来到敦煌上空,就被眼前的道门真仙拦住去路。
  金光揭谛目光一冷,看着眼前的四名道门修士,说道:“是你们,自从上次一别,也有许久不见了。”
  眼前的四名道门真仙,从左往右,依次是灵宝**师、惧留孙、道行天尊、清虚道德真君四人。
  只听清虚道德真君说道:“教祖有令,地仙之上不得在重天以下斗法。”
  波罗僧揭谛道:“我佛也有此令。”
  灵宝**师指着金光揭谛四人道:“敢去重天之上一战吗?”
  银头揭谛喝道:“如何不敢,请!”
  随后,八人纵身一跃,化作八道霞光飞向天外,转瞬间便来到了一重天上。
  在佛门四方揭谛飞出天外的那一刻,一道金光再次飞到敦煌上空。
  金光挺住,化作一名僧人。
  此僧人身穿袈裟,袒胸露腹,做扬手欢庆、心花怒放状。
  他正欲踏入河西走廊,忽然迎面再次飞来一道仙光拦住了他。
  “欢喜道友,欲往何处去啊?”来人笑眯眯的说道。
  原来此僧人便是十八罗汉之一的欢喜罗汉,欢喜罗汉看着眼前来人,脸色微微一沉,知道今天道门是下了决心要阻止佛门进入河西走廊稳定局势了。
  欢喜罗汉虽然心头稍沉,但还是满脸笑意地说道:“广法道友既然来了,那便随贫僧去重天外论道一番。”
  然而广法天尊却摇摇头,笑道:“不去,贫道就在这里堵着,绝不让你佛门真仙踏进河西走廊一步。”
  欢喜罗汉笑脸一沉,眼睛一眯,神情变得极为冰冷。
  他明白,就算他把十八罗汉都叫来,道门那边也会再来同等数量的道门真仙。
  难道数百年的筹谋又要破灭?
  但就在漫天仙佛都觉得佛门此次进入中土的谋划要功亏一篑时,西域的龟兹方向突然腾起一道璀璨的佛光,照亮了整个西域。
  这一道佛光,霎时映透了苍穹,惊动了满天的仙、神、佛陀、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