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舞会 泡沫锁链


小说:沙漠帝皇  作者:南非巨头
  “舞会”
  这就是这柄手摇铃外观的宝具的名字。
  尽管他也是古老的红世魔王。
  但是与“棺柩裁缝师”真名为冥奥之环的,身为最古老的红世魔王之一亚西斯相比,自称为宝物猎人的法利亚格尼,毫无疑问是比不过的。
  无论是自在法的使用还是战斗能力。
  但是,有一点,法利亚格尼自诩要比那位亚西斯要更强。
  宝具的数量和使用的技巧。
  他能够模仿亚西斯的自在法“钥匙丝线”,也能够模仿“两界之嗣”,但是模仿终究是模仿,不是相同的。
  在很多细节的方面,他并没有模仿到。
  至少,他做不到能够直接启动遍布在城市各个角落的“钥匙丝线”。
  但是,他有作为弥补的手段。
  名为“舞会”的手摇铃,这个宝具的效果是“共鸣”。
  能够让他自己的存在之力,或者含有他存在之力的物品与手摇铃的晃动“共鸣”。
  当共鸣剧烈到一定的程度,就能够让存在之力产生暴动,引爆这种程度都是可以做到的。
  通过这个手摇铃,让设置在城市各处的火炬共鸣,让它们体内的“钥匙丝线”自在法强行启动。
  而这个手摇铃,这个“舞会”的效果与钥匙丝线之间的联系,谁也不可能发现。
  这个宝具并不出名,用于正面战斗时的效果也并不强。
  而现在,他的计划,即将成功了。
  掩不住兴奋的心情,法利亚格尼再次摇动宝具。
  嗡——
  存在之力的波动向外扩散,掠过之处,每一个设置了钥匙丝线的火炬都跃动起来。
  仿佛人类的心跳一般,钥匙丝线随着火炬的跃动而震颤起来。
  而就在这时,夏娜,终于到了。
  “喝啊!!!”
  伴随着充满气势的大喊,手持着贽殿遮那的夏娜斜向一刀向着法利亚格尼砍来。
  “以为我没发现你吗?小鬼。”
  几乎在夏娜挥出贽殿遮那的同一时刻,法利亚格尼套着纯白手套的右拳原本紧握的拇指崩开,一枚金币外貌的宝具向着夏娜手中的贽殿遮那击去。
  “什么!?”
  尽管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不可能放任它击中自己,当然要砍上去。
  红莲之大太刀!
  夏娜的自在法。
  没有办法自如地使用亚拉斯托尔的劫火的她,必须借助手中的贽殿遮那才能使用火焰。
  而这个自在法,就是向贽殿遮那中注入自身的火焰环绕刀身,强化宝具贽殿遮那攻击的自在法。
  伴随着火焰缭绕,笼罩在贽殿遮那上的劫火形成了摇曳的刀形。
  但是——
  “呵呵,果然是个小鬼。”
  伴随着法利亚格尼的嘲笑声,还没有与刀身碰撞的金币,发出了清澈的声音。
  叮!!!
  高速旋转的金币上涌现出泛白的幽蓝色火焰,伴随着法利亚格尼右手做出拉扯的动作,金币赫然化为了一条坚固的金色锁链,将夏娜的手中的贽殿遮那捆缚起来。
  然后,他手中的手摇铃,击锤与铃身相撞,不同于金币声音但同样澄澈悦耳的声音泛起。
  在夏娜的身周,浮现出了一堆布娃娃外貌的磷子。
  这些磷子以完全不动的方式隐藏在原地,借由布置在地面上的自在法混淆气息。
  此时此刻,这些布娃娃般的磷子,那绽线的嘴角随着身躯的膨胀而赫然咧出诡异的笑容。
  “不好!”
  亚拉斯托尔的声音响起,宛如羽毛般的黑色光影在夏娜的身周浮现。
  夜笠。
  这个能够收纳大量物品的神奇事物,并不是宝具,而是亚拉斯托尔的羽翼。
  通过自在法,显现亚拉斯托尔的羽翼。
  但是,来不及,夜笠还没有完全浮现,大量磷子的存在之力眼看就要爆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三颗宛如砂砾堆叠的火焰弹骤然闯入了布娃娃之中。
  在突入阵中的瞬间,那火焰弹便瞬间化为无数细密的砂砾,掀起了沙暴。
  轰然吹起的热风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将笼罩在夏娜身周的布娃娃推开了半米多的距离。
  然后——
  轰!!!
  恐怖的爆响声响起,泛白的幽蓝色火焰随着磷子的爆炸将夏娜的身躯裹入其中。
  瞬间便将周围的建筑轰碎,足以撼动几座高楼的爆炸中,夏娜骤然被轰飞出去。
  但是,并没有受伤。
  法利亚格尼眯着眼睛,看着锁链上捆缚的太刀,视线掠过被爆炸吹飞的黑色球体。
  那黑色的斗笠,挡住了爆炸。
  “哼,羽毛吗?”
  法利亚格尼右手一扯,因为无名指展开的透明圆罩而免疫火焰攻击的他,就要将贽殿遮那扯到手中。
  “诶呀呀,那个什么,丢了武器我们这边会很难办的。”
  法利亚格尼的身后,骤然响起了声音。
  什么!?
  竟然有人悄悄地溜到了他的身后!?
  惊诧的同时,法利亚格尼下意识地扭头向后看。
  但是,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一颗宛如火焰弹一般的东西。
  虽说像是火焰弹,但是那摇曳的火焰,实际上是由密密麻麻的砂子一般的东西。
  声音,也是从这里响起的。
  “那个什么,给你科普一个初中物理学知识,声音是由震动产生的。”
  伴随着笑声,那由砂砾组成的火焰弹瞬间分为两半,朝着他的脸,朝着他怀中的玛丽安奴袭去。
  下意识地,法利亚格尼就要进行防御。
  但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握着宝具“泡沫锁链”的右手和左手上的手摇铃也传来了触感。
  法利亚格尼双手立刻握紧、抬起,以双手去挡那由砂砾组成的火焰。
  但是,左手毫无阻滞地握紧了,仿佛根本没有东西触碰他的左手,而右手,则是赫然一空。
  被夺走了。
  法利亚格尼脑海中赫然浮现出这个判断。
  下一瞬,他握着手摇铃的左手和空无一物的右手轻而易举地挡下了砂砾组成的火焰。
  当他转过头之时,只见到远处站着一个脸上挂着笑容的少年,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柄大太刀和一条金色的锁链:
  “呀~没想到声东击西的策略那么简单地就实现了呢~”
  秦人伸出手,将贽殿遮那递给了来到自己身边,因为爆炸而灰头土脸、衣衫破碎的夏娜。